欢迎访问将星集团-将星全媒体官网! 关于我们 | 将星军创 | 将星旅游 | 将星时事 | 将星要闻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将星教育 >

这部著作,指引抗战走向胜利

新闻来源:中国军网   总编:李铁成   主编:张金刚   责任编辑:吕宗科    人气: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8-27

“嘟嘟嘟,起床!”清晨,老张踩着号音走出帐篷,第一个站在连长面前。连长低声对老张说道:“班长,晚上又没睡好?”“四点半就醒了,睡不着啊。”老张苦笑了一下。

整队报告完毕,连长大步朝队列迈去说道:“上午机关组织流程考核,火力单元的号手不出操了,利用开饭前的时间温习温习,其他单元做好阵地上的保障。”连长扫了一眼前排,顿了顿继续说:“老张你负责一下。”“是!”老张的声音震落了身上的露珠。虽然练习了20多年的答语早已内化为本能反应,但刚才的命令却像在他心里扔了一块石子,激起阵阵涟漪。

老张所在的一连是全营标杆,专业最好的号手都集中在了这里,全部是上士以下,甚至还有一个二年兵。老张跟着值班员的口令开始跑操,第一圈的时候还行,到了第二圈,队列里的年轻人慢慢提起了速度,老张的肺轰鸣起来,他深吸几口气,加快了脚步。三圈跑完,老张悄悄抹去头上细密的汗珠。

考核快要开始,老张把保障工作安排妥当后,立刻换好装备,朝哨位一路小跑,准备接早上第一班岗。

“班长,你这是来干啥了?”哨兵看到全副武装的老张,惊讶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站岗啊,你快回去吃饭吧,饭在保温箱里。”老张边说边拿起岗哨记录本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轮谁也轮不到您站岗啊,快回去吧,这班岗我一起站了。”哨兵握紧了手中的枪。

“去去去,别给我添乱,哪有当兵不站岗的?你快回去吃饭,吃完抓紧把昨天的那本题库再看一看。”老张催促道。

看着哨兵远去的背影,老张抖抖身体,挺直腰板,握紧了枪。以前列装老型号导弹的时候,他从没有下过主发射号手的岗位,演练的时候自己永远是站在演训场上接受考核的人员,自然没有站岗的机会。现在列装的新型导弹,更换了电路模式,简化了规程。老张干的专业被整体取消了,自己开始和徒弟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学习。面对新武器,小伙子们一个个冲在了前面,每次考试都把自己甩到后面。老张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上了火力单元的号手岗位,却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老张把自己安排在第一班岗,就是为了能在哨位上看看号手们的考核情况。看到发射车旁矫健的身影,老张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二十年前,他刚刚走上发射号手的岗位,每天疯狂地学、玩命地练,恨不得睡在发射车旁边,生怕别人超过自己。这次岗位调整,连里把老张调整到末端专业,还让他当车长,老张理解连长的心思,怕自己落差太大,适应不了,给个台阶铺垫一下。可是同专业的小伙子看一遍就记住的考题,自己是记了忘,忘了记,进度十分缓慢,在车长的位置上是如坐针毡。

转眼间,第一阶段的考核就要结束了,老张回过神来,忽然感觉腰部一阵刺痛。腰椎间盘突出这个老毛病又犯了,老张总是安慰自己,老天还是成全自己的,腰椎间盘突出的地方正好避开了主要神经,每次发病时的疼痛还能忍受。

“班长,时间到啦,您快回去歇着吧。”一回头,下一班岗的哨兵已经站在身后。

“该是多长时间就是多长时间,你们不要照顾我!”老张扭过脸去。

“班长,您就别难为我了,快快快,交岗吧。”哨兵说着帮老张解开装具,将他“推”出哨位。

老张在回宿营地的路上遇见了刚刚参加完考核的小伙子们,一路上“叽叽喳喳”地讨论考题,遇到拿不准的还相互争论起来,兴奋极了。老张却放慢了脚步,落在了人群后面,尽可能不让他们的声音进入自己的耳朵。以前每次考完试,老张总会众星捧月般被围在中间,大家听他讨论专业知识,眼里满是羡慕。现在遇到这种事,老张总是悄悄避开。

回到帐篷里,老张刚拧开水壶,营部参谋急匆匆地跑进来,说营长请他去一趟。老张立刻放下水壶跟着他走了。到了营部,只见营长带着几个技术骨干蹲在地上,围着一台上级配发的新装备直摇头。

“老张,快来看看,下午就要上场考核,这家伙突然趴窝了。”看到老张来了,营长的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“哪里出了问题?”老张快步走向装备,询问技术骨干。

“元器件都测过电了,都是完好的,可能是线路出了问题。”技术骨干扬起手中的电笔,“可怎么也找不到线路上的断点。”

“老张,你以前是搞电路的,你快看看咋回事,能不能修好。”营长抹了一把汗,焦急地问道。

“把咱们手头上有的电工装备都找来。”老张不慌不忙地打开电路盒,仔细端详着里面错综复杂的电路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找啊!”营长眼睛一瞪,冲在场的人喊道。

老张以前学过几年发射车电路维修,虽然装备不一样,可电路却还有相似之处。他搬了把小凳,每一个接头、每一段线路逐个检查。看着这些线路,老张深感现在装备更新换代太快了,就这么个一人高的装备,里面却采用了高度集成的电路系统,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。

到了饭点,徒弟把饭菜端到老张身边,老张摆摆手,饭菜就一直放在桌上,直到冰凉。汗珠流淌在老张和营长的脸上,老张的手微微颤抖,断点依然没有找到,距离考核的时间越来越近,老张加快了动作。突然,老张手中的电笔跳了一下,老张瞪大眼睛,紧紧捏住那根电线,源头终于找到了,老张用二分法一段段地排除,最后将断点锁定在一根支路上。

“就是这个地方,赶快找一根线换上!”老张歪着身子想站起来,腰却钻心的疼,只得一屁股又坐回去。营长连忙扶起他,技术骨干按照老张测定的部位更换电线后,装备终于有了反应。营长来不及说话,重重地拉住老张的手摇晃了两下,带着装备冲向演训场。看着修好的装备渐行渐远,老张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考核圆满结束,营长说晚上大家可以休息一下。老张走进学习帐篷,一多半座位上已经坐上了加班的战友。看着小家伙们有的嘴里念念有词,有的在奋笔疾书,眼前的景象彻底激起了老张与这些年轻的小家伙一决高下的心气。他坐下来,拿出笔记本,在扉页上写下:“主发射号手。”